Author page: staff

在西藏领袖更敦确吉尼玛被迫失踪29周年之际,西藏人权与民主促進中心强烈谴责中国政府持续未能提供有关他下落的信息,并再次呼吁当局公開真相。 尽管二十多年来,全球藏人社会、各国政府和联合国作出了广泛的努力和呼吁,但中国政府仍然无视他们的呼吁,在西藏境内外的藏人心中留下了深深的傷痕。 

1995年5月14日,达赖喇嘛尊者正式认定来自西藏自治区那曲地区的小男孩更敦确吉尼玛为十世班禅喇嘛的转世灵童,并赐予他法号丹增更敦益西臣列彭措白桑波。 然而,第二天,中国政府发表声明稱达赖喇嘛認定的这名小男孩屬於非法行为。 然而,这种立场与西藏佛教尤其是格鲁傳承的传统习俗形成鲜明衝突。 历史上,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相互承认已成为惯例,凸显了深刻的精神意义。

Continue Reading

在接受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的采访时,24 岁的前政治犯南吉描述了离开家人的艰难决定,以及她与儿时好友兼表妹次仁吉 一起去年夏天的印度勇敢越过边境逃亡的经历。 

尽管中国当局采取了株连惩罚措施,但令她良心最沉重的是亲人的痛苦。 南吉详细描述了普遍存在的恐惧和文化压迫,其中异议者受到压制和打击使得像她这样的个人在争取正义的斗争中被孤立。 

2015 年 10 月 21 日,南吉和当时 15 岁的妹妹丹增卓玛在阿坝的“英雄之路”上游行,举行和平抗议,手举达赖喇嘛尊者的两幅巨像在阿坝县(四川省藏族羌族自治州)。他们呼吁“西藏自由!”和“允许达赖喇嘛尊者和格尔登仁波切返回西藏!”等口号。

Continue Reading

西藏人权与民主中心与国际社会一起庆祝联合国大会于 1993 年宣布的世界新闻自由日,以提醒各国政府履行其对新闻自由及其核心原则的承诺。然而,在西藏中国政府对信息的严格控制,严重限制新闻自由并打压言论。通过对外国和国内记者实施严格规定,并常常遭到监禁和酷刑,中国阻碍了国际社会准确了解西藏现实的努力。这种压制不仅否定了藏人的声音,而且还通过禁令或广泛的审查制度强力压制独立出版物。 

尽管中国政府声称外国记者可以自由地在中国各地旅行,但西藏仍然被严格封锁。根据在中国的外国记者俱乐部的年度报告,2023 年只有一名受访者获准进入西藏自治区。外国记者进入西藏自治区仍然受到官方限制,而且面对面和通过更多方式进行更严格的恐吓和监视。

Continue Reading

中国当局拘押了一位单独进行抗议中国政府的格尔登寺僧人,原因是他在西藏安多阿坝进行了单独和平抗议中国政府的镇压政策。

3月26日,一名叫白玛的西藏僧人因在当地藏人称为“英雄路”段手持达赖喇嘛法相单独进行了和平抗议,抗议不久被当地公安任意拘留并单独监禁。当地目击者称,听到佩玛高喊“让达赖喇嘛尊者返回西藏”和“西藏要宗教自由”等口号。

白玛今年50多岁,是托帕的儿子,阿坝县索日玛村人。 白玛在格尔登寺担任小学老师,同时追求更高层次的佛学研究。 他在寺院中广为人知,被称为白马法师。

白马被任意逮捕后,中国公安加强了对阿坝县特别是索日玛村和格尔登寺的监控。

Continue Reading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要求中国政府必须立即释放西藏歌手噶君,他在西藏安多阿坝琼曲(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红原)县被当地警方任意拘留后被秘密关押。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执行董事丹增达瓦小姐表示:“我们对噶君的状况深感担忧,因为我们知道藏人拘留者经常在秘密地点关押期间遭受最不人道的酷刑和虐待,而且无法诉诸正当的法律程序。” 。

她继续说:“为了他自己的安全并维护他的人权,必须尽快允许噶君与他的家人见面,并立即无条件释放他。”

噶君被警方叫去县警察局几小时后就被失踪了。噶君接到电话的时间是2024年2月12日早上,也就是藏历大年初三,他当天晚上就失踪了。

Continue Reading

尽管2023 年中国政府结束了严厉的清零政策,但藏人仍然面临着不断升级的言论自由、宗教信仰自由等的打压。尽管国际社会多次呼吁立即停止强制同化政策,但中国当局仍在藏人学校中实施汉语教学,并修改藏人自治地区的地方法规来推广汉语普通话。

藏人不仅面临集会自由权的限制,而且在网上和网下表达对镇压和不公正的政府政策的意见、批评方面也受到严格限制。中国当局打着维护社会稳定的幌子,对所有网络平台进行直接监控和审查。

随着中国当局出台更多压制性法规对宗教活动场所的建立、管理和活动实施全面控制,宗教和信仰自由权进一步被限制。尽管放宽了“清零”政策的限制,但对西藏佛教徒来说没有任何改善,他们进行宗教朝圣时仍然面临限制。

Continue Reading

中国的十四五计划(2021-2025),不断为西藏河流制定了许多水电站计划,包括雅鲁藏布江、珠曲(Ch:金沙江)和杂曲。 据报道,2020年仅位于西藏长江上游的一个新拟建水电项目投资额约为2214.2亿元人民币(折合30.75亿美元)。 此外,2019年,西藏自治区向中国贡献了超过16亿千瓦时的电力,成为实施“西电东送”工程的枢纽。此外,西藏地区正在建设大型水库,并已纳入四川和云南省作为更大的西电东送项目框架的一部分。

珠曲(金沙江)上游的大坝项目正在与中国国有能源公司合作建设和实施。其中包括作为监管者的国家能源集团以及政府所属电力公司中国华电集团公司及其子公司华电金沙江上游水电开发有限公司。

Continue Reading

虽然有很多关于中国共产党跨国镇压运动所针对的社区经历的报道,但对于西藏的跨国镇压却知之甚少。到目前为止,针对藏人的跨国镇压仍然是一个未被充分认识的现象——主要是因为它的持续存在,这似乎已经在受害者的生活中成为常态。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今天发布的题为《中国对流亡藏人社区的跨国镇压》报告首次针对全球藏人的跨国镇压问题进行实质性关注的一份报告。

跨国镇压被定义为“政府跨越国界压制侨民和流亡社区中的异议者”的现象。 它通常是由独裁国家实施的,这些国家经常侵犯其人口中某些群体的基本权利,以试图将他们置于严密的政府控制之下。 

Continue Reading

西藏人权捍卫者才让措三年来第二次遭到任意拘留,原因是她在社交媒体上发帖,谴责中国当局在在西藏康区玉树侵犯藏人的人权。

2023年10月26日至11月10日,玉树市公安局才让措进行行政拘留15天,并在玉树市看守所执行。

据才让措于2023年11月11日在其微信上发布的《玉树市公安局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玉树公安局称,2023年10月8日至10月25日期间,才让措“寻衅滋事罪”违法行为成立。在她的抖音账户上发布一系列视频等,“指责抨击诋毁政府及工作人员”。

Continue Reading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TCHRD)非常荣幸地出版广受好评的西藏作家纳仓怒罗的新书,纳仓怒罗以其对中国占领下西藏生活的独特声音和观点而闻名。 

这本书的标题是《纳仓青年的觉醒》(藏文:ནགས་ཚང་གཞོན་ནུའི་རང་མཚང་།),延续了作者在第一本自传《那年,世时翻转—-一个西藏人的童年回忆》(台湾雪域出版社2010年出版)中讲述的生活故事,该书的英文译本由杜克大学出版社于 2014 年出版。这本首部自传讲述了令人心酸的童年记忆,详细介绍了中国占领西藏、西藏抵抗运动、监狱中遭受酷刑的经历、饥饿事件以及各种其他严重问题。 

纳仓怒罗的新书《纳仓青年的觉醒》共 269 页,包括 31 章,最后几页中还提供了一份全面的参考文档来补充所有这些内容。第一部分题为《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共有 10 章,深入探讨了作者对他在西藏康区曲玛来小学的成长岁月的深刻回忆。 

Continue Reading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执行主任丹增达瓦女士强调尼泊尔针对藏人的人权侵犯不断升级

近年来,中国在尼泊尔的影响力日益广泛和深入造成许多生活在喜马拉雅山国家的藏人难民开始称其为“第二西藏”,暗示他们所经历的限制程度仅次于西藏。世界上最不自由的地方之一的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TCHRD)与总部位于首尔的亚洲尊严倡议组织(ADI)联合发布了名为《陷入困境:尼泊尔的西藏难民》报告。

Continue Reading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