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Posts

8月8日,中国当局首次公开承认西藏卫藏地区的(西藏自治区)拉萨市和阿里出现22例新冠阳性病例。而且称这些感染者从8 月 4 日至 5 日来自日喀则市不同地区,因此,可知日喀则市很多地区之前已经有发生病毒感染。

该公告是在当局声称西藏自治区连续 920 天零新冠感染者之后发布的。 据官方消息,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阳性病例总数已超过3627例,其中高风险地区133个,中风险地区228个。自 8 月 9 日以来,当局已开始在日喀则、拉萨和阿里实施严格的封锁,林芝、山南、昌都、那曲等城市的地方当局也报告了阳性病例。

Continue Reading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8月25日获悉,最近媒体所报道的一位藏人在西藏康区理塘县城举行和平抗议示威后遭中共军警抓捕,其详细情况一直无法证实。今天,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获悉,抗议者叫洛桑图丹,现年17岁,现关押在理塘县。 8月18日,一藏人在西藏康区理塘县城高举达赖喇嘛尊者巨像,高呼“西藏要自由!让达赖喇嘛返回西藏!”等口号,举行抗议中共的示威游行,没过多久数名中共军警强行把这位抗议者押进一辆黑色轿车后带走。当时,没有人知道抗议者的姓名等更多情况。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今天获得可靠消息证实,这位抗议者的名字叫洛桑图丹也叫图贝,17岁,曾在理塘寺学习。洛桑图丹平时关注西藏社会问题,并热爱西藏文化、语言 。 洛桑图丹出生在理塘永日宏阔牧区,他的父亲叫喜帕美米,母亲叫丹洛。 洛桑图丹抗议示威后,中共加大了对理塘县的监控力度,安全人员和军警明显增多,加大了武装警察的监控能力。 另外,由于之前丹增德勒仁波切的圆寂,中共“八一”期间的严格监控以及爱国英雄荣杰阿扎的释放等原因,如今理塘县的局势非常紧张。

Continue Reading

中国当局拘押了一位单独进行抗议中国政府的格尔登寺僧人,原因是他在西藏安多阿坝进行了单独和平抗议中国政府的镇压政策。

3月26日,一名叫白玛的西藏僧人因在当地藏人称为“英雄路”段手持达赖喇嘛法相单独进行了和平抗议,抗议不久被当地公安任意拘留并单独监禁。当地目击者称,听到佩玛高喊“让达赖喇嘛尊者返回西藏”和“西藏要宗教自由”等口号。

白玛今年50多岁,是托帕的儿子,阿坝县索日玛村人。 白玛在格尔登寺担任小学老师,同时追求更高层次的佛学研究。 他在寺院中广为人知,被称为白马法师。

白马被任意逮捕后,中国公安加强了对阿坝县特别是索日玛村和格尔登寺的监控。

Continue Reading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要求中国政府必须立即释放西藏歌手噶君,他在西藏安多阿坝琼曲(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红原)县被当地警方任意拘留后被秘密关押。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执行董事丹增达瓦小姐表示:“我们对噶君的状况深感担忧,因为我们知道藏人拘留者经常在秘密地点关押期间遭受最不人道的酷刑和虐待,而且无法诉诸正当的法律程序。” 。

她继续说:“为了他自己的安全并维护他的人权,必须尽快允许噶君与他的家人见面,并立即无条件释放他。”

噶君被警方叫去县警察局几小时后就被失踪了。噶君接到电话的时间是2024年2月12日早上,也就是藏历大年初三,他当天晚上就失踪了。

Continue Reading

尽管2023 年中国政府结束了严厉的清零政策,但藏人仍然面临着不断升级的言论自由、宗教信仰自由等的打压。尽管国际社会多次呼吁立即停止强制同化政策,但中国当局仍在藏人学校中实施汉语教学,并修改藏人自治地区的地方法规来推广汉语普通话。

藏人不仅面临集会自由权的限制,而且在网上和网下表达对镇压和不公正的政府政策的意见、批评方面也受到严格限制。中国当局打着维护社会稳定的幌子,对所有网络平台进行直接监控和审查。

随着中国当局出台更多压制性法规对宗教活动场所的建立、管理和活动实施全面控制,宗教和信仰自由权进一步被限制。尽管放宽了“清零”政策的限制,但对西藏佛教徒来说没有任何改善,他们进行宗教朝圣时仍然面临限制。

Continue Reading

中国的十四五计划(2021-2025),不断为西藏河流制定了许多水电站计划,包括雅鲁藏布江、珠曲(Ch:金沙江)和杂曲。 据报道,2020年仅位于西藏长江上游的一个新拟建水电项目投资额约为2214.2亿元人民币(折合30.75亿美元)。 此外,2019年,西藏自治区向中国贡献了超过16亿千瓦时的电力,成为实施“西电东送”工程的枢纽。此外,西藏地区正在建设大型水库,并已纳入四川和云南省作为更大的西电东送项目框架的一部分。

珠曲(金沙江)上游的大坝项目正在与中国国有能源公司合作建设和实施。其中包括作为监管者的国家能源集团以及政府所属电力公司中国华电集团公司及其子公司华电金沙江上游水电开发有限公司。

Continue Reading

虽然有很多关于中国共产党跨国镇压运动所针对的社区经历的报道,但对于西藏的跨国镇压却知之甚少。到目前为止,针对藏人的跨国镇压仍然是一个未被充分认识的现象——主要是因为它的持续存在,这似乎已经在受害者的生活中成为常态。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今天发布的题为《中国对流亡藏人社区的跨国镇压》报告首次针对全球藏人的跨国镇压问题进行实质性关注的一份报告。

跨国镇压被定义为“政府跨越国界压制侨民和流亡社区中的异议者”的现象。 它通常是由独裁国家实施的,这些国家经常侵犯其人口中某些群体的基本权利,以试图将他们置于严密的政府控制之下。 

Continue Reading

西藏人权捍卫者才让措三年来第二次遭到任意拘留,原因是她在社交媒体上发帖,谴责中国当局在在西藏康区玉树侵犯藏人的人权。

2023年10月26日至11月10日,玉树市公安局才让措进行行政拘留15天,并在玉树市看守所执行。

据才让措于2023年11月11日在其微信上发布的《玉树市公安局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玉树公安局称,2023年10月8日至10月25日期间,才让措“寻衅滋事罪”违法行为成立。在她的抖音账户上发布一系列视频等,“指责抨击诋毁政府及工作人员”。

Continue Reading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TCHRD)非常荣幸地出版广受好评的西藏作家纳仓怒罗的新书,纳仓怒罗以其对中国占领下西藏生活的独特声音和观点而闻名。 

这本书的标题是《纳仓青年的觉醒》(藏文:ནགས་ཚང་གཞོན་ནུའི་རང་མཚང་།),延续了作者在第一本自传《那年,世时翻转—-一个西藏人的童年回忆》(台湾雪域出版社2010年出版)中讲述的生活故事,该书的英文译本由杜克大学出版社于 2014 年出版。这本首部自传讲述了令人心酸的童年记忆,详细介绍了中国占领西藏、西藏抵抗运动、监狱中遭受酷刑的经历、饥饿事件以及各种其他严重问题。 

纳仓怒罗的新书《纳仓青年的觉醒》共 269 页,包括 31 章,最后几页中还提供了一份全面的参考文档来补充所有这些内容。第一部分题为《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共有 10 章,深入探讨了作者对他在西藏康区曲玛来小学的成长岁月的深刻回忆。 

Continue Reading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执行主任丹增达瓦女士强调尼泊尔针对藏人的人权侵犯不断升级

近年来,中国在尼泊尔的影响力日益广泛和深入造成许多生活在喜马拉雅山国家的藏人难民开始称其为“第二西藏”,暗示他们所经历的限制程度仅次于西藏。世界上最不自由的地方之一的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TCHRD)与总部位于首尔的亚洲尊严倡议组织(ADI)联合发布了名为《陷入困境:尼泊尔的西藏难民》报告。

Continue Reading

今年早些时候西藏歌手巴丹在西藏安多果洛藏族自治州被拘留几个月后,被判处了3年徒刑。 

尽管巴丹入狱的细节仍不清楚,但有消息称这位歌手是在中国社交媒体平台快手上分享一首热爱西藏的歌曲后被捕的。 他被关押在一个秘密地点很长一段时间,然后因不明罪名被判刑。 

巴丹被监禁的背景是中国政府对言论和网络言论进行越来越多的限制,导致数名藏人因发表文章等而受到惩罚。 

巴丹被关押在一个秘密地点的整个过程中剥夺了基本权利,包括诉诸正当法律程序的权利。司法程序明显缺乏透明度,引发人们对判决的公正性和合法性的担忧。

Continue Reading

2023 年 10 月 24 日为纪念联合国成立 78 周年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出版发行了《联合国特别程序》。这是一本关于人权的最重要的藏文指南之一。

作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UNHRC)框架的一部分,特别程序构成了一支由独立人权专家和工作组组成的重要骨干队伍。因此,这些机制涉及广泛的专题人权问题,包括公民权利、文化权利、经济权利、政治权利和社会权利。

特别程序以其高效且易于各利益攸关方接触而闻名,其运作具有透明度和可及性,有助于突出和解决各种人权问题和不断变化的挑战。它们是世界各地人权活动家和组织的宝贵工具。

Continue Reading

上周二,中国保留了人权理事会的成员资格,该理事会是联合国负责保护和促进全球人权的首要人权机构。中国在竞选连任中获得154票,高于2020年的139票。这是中国第六次当选安理会成员。 

“中国,拥有悠久而恶劣的人权记录,多次当选为人权理事会成员,显示出联合国人权体系所面临的严重问题,”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执行董事丹增达瓦女士表示。 

她继续说:“国际社会长期以来见证了中国等威权国家如何通过系统性的手段来操纵、阻挠和滥用国际人权体系,以削弱和摧毁全球遵守国际人权标准的能力。”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认为:联合国需要启动并实施一项重大改革,以改变当前选举人权理事会成员的模式。虽然在理事会的成员组成中代表地区多样性很重要,但这种多样性不应以损害人权为代价。更重要的是,必须实行绩效考核制度,防止中国等人权惯犯成员国参与安理会选举。

Continue Reading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