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有很多关于中国共产党跨国镇压运动所针对的社区经历的报道,但对于西藏的跨国镇压却知之甚少。到目前为止,针对藏人的跨国镇压仍然是一个未被充分认识的现象——主要是因为它的持续存在,这似乎已经在受害者的生活中成为常态。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今天发布的题为《中国对流亡藏人社区的跨国镇压》报告首次针对全球藏人的跨国镇压问题进行实质性关注的一份报告。

跨国镇压被定义为“政府跨越国界压制侨民和流亡社区中的异议者”的现象。 它通常是由独裁国家实施的,这些国家经常侵犯其人口中某些群体的基本权利,以试图将他们置于严密的政府控制之下。 

Continue Reading

西藏人权捍卫者才让措三年来第二次遭到任意拘留,原因是她在社交媒体上发帖,谴责中国当局在在西藏康区玉树侵犯藏人的人权。

2023年10月26日至11月10日,玉树市公安局才让措进行行政拘留15天,并在玉树市看守所执行。

据才让措于2023年11月11日在其微信上发布的《玉树市公安局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玉树公安局称,2023年10月8日至10月25日期间,才让措“寻衅滋事罪”违法行为成立。在她的抖音账户上发布一系列视频等,“指责抨击诋毁政府及工作人员”。

Continue Reading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TCHRD)非常荣幸地出版广受好评的西藏作家纳仓怒罗的新书,纳仓怒罗以其对中国占领下西藏生活的独特声音和观点而闻名。 

这本书的标题是《纳仓青年的觉醒》(藏文:ནགས་ཚང་གཞོན་ནུའི་རང་མཚང་།),延续了作者在第一本自传《那年,世时翻转—-一个西藏人的童年回忆》(台湾雪域出版社2010年出版)中讲述的生活故事,该书的英文译本由杜克大学出版社于 2014 年出版。这本首部自传讲述了令人心酸的童年记忆,详细介绍了中国占领西藏、西藏抵抗运动、监狱中遭受酷刑的经历、饥饿事件以及各种其他严重问题。 

纳仓怒罗的新书《纳仓青年的觉醒》共 269 页,包括 31 章,最后几页中还提供了一份全面的参考文档来补充所有这些内容。第一部分题为《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共有 10 章,深入探讨了作者对他在西藏康区曲玛来小学的成长岁月的深刻回忆。 

Continue Reading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执行主任丹增达瓦女士强调尼泊尔针对藏人的人权侵犯不断升级

近年来,中国在尼泊尔的影响力日益广泛和深入造成许多生活在喜马拉雅山国家的藏人难民开始称其为“第二西藏”,暗示他们所经历的限制程度仅次于西藏。世界上最不自由的地方之一的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TCHRD)与总部位于首尔的亚洲尊严倡议组织(ADI)联合发布了名为《陷入困境:尼泊尔的西藏难民》报告。

Continue Reading

今年早些时候西藏歌手巴丹在西藏安多果洛藏族自治州被拘留几个月后,被判处了3年徒刑。 

尽管巴丹入狱的细节仍不清楚,但有消息称这位歌手是在中国社交媒体平台快手上分享一首热爱西藏的歌曲后被捕的。 他被关押在一个秘密地点很长一段时间,然后因不明罪名被判刑。 

巴丹被监禁的背景是中国政府对言论和网络言论进行越来越多的限制,导致数名藏人因发表文章等而受到惩罚。 

巴丹被关押在一个秘密地点的整个过程中剥夺了基本权利,包括诉诸正当法律程序的权利。司法程序明显缺乏透明度,引发人们对判决的公正性和合法性的担忧。

Continue Reading

2023 年 10 月 24 日为纪念联合国成立 78 周年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出版发行了《联合国特别程序》。这是一本关于人权的最重要的藏文指南之一。

作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UNHRC)框架的一部分,特别程序构成了一支由独立人权专家和工作组组成的重要骨干队伍。因此,这些机制涉及广泛的专题人权问题,包括公民权利、文化权利、经济权利、政治权利和社会权利。

特别程序以其高效且易于各利益攸关方接触而闻名,其运作具有透明度和可及性,有助于突出和解决各种人权问题和不断变化的挑战。它们是世界各地人权活动家和组织的宝贵工具。

Continue Reading

上周二,中国保留了人权理事会的成员资格,该理事会是联合国负责保护和促进全球人权的首要人权机构。中国在竞选连任中获得154票,高于2020年的139票。这是中国第六次当选安理会成员。 

“中国,拥有悠久而恶劣的人权记录,多次当选为人权理事会成员,显示出联合国人权体系所面临的严重问题,”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执行董事丹增达瓦女士表示。 

她继续说:“国际社会长期以来见证了中国等威权国家如何通过系统性的手段来操纵、阻挠和滥用国际人权体系,以削弱和摧毁全球遵守国际人权标准的能力。”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认为:联合国需要启动并实施一项重大改革,以改变当前选举人权理事会成员的模式。虽然在理事会的成员组成中代表地区多样性很重要,但这种多样性不应以损害人权为代价。更重要的是,必须实行绩效考核制度,防止中国等人权惯犯成员国参与安理会选举。

Continue Reading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以执行董事丹增达瓦女士和研究员阿旺隆德先生为代表,积极参加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54届会议的工作会议。 参与的活动包括参加会外活动、发表声明以及与日内瓦的各个外交使团和非政府组织合作伙伴举了各种行会议。 

在定于 2024 年 1 月对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第四轮普遍定期审议 (UPR) 之前,这些接触有助于引起人们对中国政府在西藏采取的令人发指的政策和行动的关注。 

审议和讨论的核心是几个关键问题包括压制宗教自由、对藏语的系统性攻击、对言论和结社自由的严格限制、达赖喇嘛的转世问题以及剥夺政治犯的合法权利,另外,还包括从中国国家数据库中删除西藏政治犯的记录问题等。

Continue Reading

中国政府2012年修改了其《刑事诉讼法》,引入了第73条的规定,这标志着非常规地背离既定的法律规范。这一规定使得一种被称为“监视居住”的做法成为可能,允许当局在没有正式逮捕的情况下拘留个人长达六个月。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拘留可以发生在警方选择的地点,绕过了披露、正当程序和司法审查的必要性。 这种偏离传统法律程序的做法引发了担忧,因为它合法化了“强制失踪”。这种做法与中国根据其已经批准的国际人权条约,如《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和《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的义务形成鲜明对比。中国还签署并批准了《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尊严的待遇或处罚公约》,并对其他习惯国际法负有责任。 在对公然的危害人类罪行为中许多藏人被迫失踪,长期下落不明,藏人遭到任意拘留。这往往为强迫失踪铺平道路,导致随后发生酷刑和不人道待遇事件,并被广泛而模糊地指控 “破坏社会稳定”或“分裂主义”。

Continue Reading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强烈谴责中国政府对著名藏语权利倡导者扎西旺秀(扎西文色)的持续迫害,他因莫须有的“煽动分裂国家”罪名服刑5年后于 2021 年出狱。 

自从他出狱之后,尽管他继续倡导推广和保护藏语文,但其行动和活动却持续受到限制、打压。 

藏语言权利倡导者扎西旺秀最新面临的迫害显示,中国当局将不惜使用黑帮的手段来压制人权捍卫者和活动家。 

2023年8月19日晚上,他从甘孜藏族自治州石曲县的三叉路口到果洛藏族自治州的达日县途中,遭到一辆车的跟踪。随后,当地警察发布命令禁止当地的酒店接待他。 

当他入住小旅馆登记入住时,突然出现了一个由四到五名头戴面罩的人组成的团伙开始殴打他。结果,他被拒绝住宿。随后当他前往当地医院寻求伤势治疗时,被拒绝了医疗服务,导致他整夜都没有得到医疗护理、住宿。

Continue Reading

西藏作家迪拉丹被囚禁4年后出狱,但外界对他的身心健康状况感到担忧,这种担因有关他目前状况信息的获取有限而加剧。 

除了媒体报道外,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的消息来源已确认了迪拉丹出狱并返回住处,对此很多藏人感到高兴。然而,由于中国政府对他及家人等其他人员实施了严格限制,并以阻止与外界分享任何信息,目前无法立即获得关于他当前的身心状况的全面信息。 

自2019年6月以来,他遭受了长达2年的秘密拘留,然后在2021年秘密被判处4年徒刑。迪拉丹被以“扰乱社会秩序”的模糊指控而被捕,这一指控通常用于针对人权捍卫者和活动人士。迪拉丹尽管在今年6月出狱,但有关他出狱的信息被推迟了2个月后被外界获悉。这可以看作是中国当局采取的“措施”的表现,是为了限制有关他释放和目前身心状况的信息传播。

Continue Reading

to top